• 联系我们
  • 地址:湖北武汉三环科技园
  • 电话:159116031100
  • 传真:027-68834628
  • 邮箱:mmheng@foxmail.com
  • 当前所在位置:首页 - 瑶医特效
  • 瑶医特效圣手蛇痴陈远辉
  •   本报记者 赵世龙 发自郴州

      在这个以几何倍数的时代,有这样一个人,放弃留在城市的机会,请调到了最原始的荒野丛林,穷其大半生,发现了三个新蛇种。其中一种莽山烙铁头蛇,被列为国家一级动物,称为“蛇中熊猫”,其种群数量比大熊猫还少。

      他9次被蛇咬,被他最钟爱的剧毒“蛇中熊猫”咬过5次,甚至因蛇咬断指,几次险乎送命。但他痴心不改,立志研发特效蛇药、蛇酒,瑶胞称之为“小青龙”的这种珍稀蛇种。多年来蛇吃他的工资,他厚着脸皮吃老婆微薄的工资,贫且益坚自主搞科研。

      没有经费缺少场地,他就在自家床底下养国宝,有次穿鞋时踩到孵化不久逃出来的小蛇,险乎被毒。后发现满屋藏着23条毒蛇。

      他不过是“”初受影响的郴州卫校肄业生,多年因博学多才被当地人尊称为“陈博士”、“蛇博士”,救治了500多例被毒蛇咬伤的人,其中有很多危重病人,治愈率高达99%。现在成了高级工程师和主治医师。

      这个人就是圣手蛇医陈远辉。

      “郴州2号”的沉沦

      近年经常发生全国到处寻救命抗蛇毒血清药的事。武汉有餐馆老板十万包机送被毒蛇咬伤员工到上海寻抗蛇毒血清救命……近来微博上隔不多久就爆出跨省寻救命抗蛇毒药的信息。生态好了,野生动物和蛇也多了,被毒蛇咬伤甚至危及性命的人也越来越多。而几十年前随处可见的蛇药蛇医,却几乎匿踪绝迹。

      毒蛇的毒性其实分三类:血液毒素、神经毒素和混合毒素。抗蛇毒血清并不是包治所有蛇咬伤的。况且就算是同一种蛇,如浙江出产的抗眼镜蛇蛇毒血清,就不见得适用于广西被当地眼镜蛇咬伤的人。因地域不同,同一种毒蛇的毒也有所不同。

      被毒蛇咬伤,盲目有一支包医百蛇咬的抗蛇毒血清救命,本身就是对科学过于的,也间接害了不少人。再加上近年对中医、中草药的盲目否定,上世纪六七十年代中国中草药治疗蛇伤卓有成效的一面,转眼就被视而不见,蛇药蛇医顿成稀缺。

      看着经常网上出现的被毒蛇咬伤呼叫救命的人,记者总是好心留言:“请与湖南郴州宜章县的莽山国家森林公园圣手蛇医陈远辉先生联系。”并提供联系电话。陈听记者说起十万包机寻蛇药,摆摆手,说:“要什么十万?到我这,几包草药搞定。”

      说起蛇咬伤,莽山一带的乡镇干部要出门走乡串户前,都先要打听下“陈博士”在不在家,有没有外出,没有外出才敢放心下乡。否则他们担心下乡被毒蛇咬伤了没人救命。

      陈远辉一生注定和蛇结缘。参加工作几年后,他就来到当时很有名气的郴州地区蛇伤防治研究所,搞起了蛇药研究。这个研究所当年在总理的关心下,取得过不少,研究所开发的“郴州2号”蛇药救治过不少生命垂危的蛇咬伤病人,该药获得1978年全国医学科学大会。后来转产功效更好的升级产品“郴州3号”时,一场湖南的内讧,使得郴州蛇药2号、3号销声匿迹。当年关于此药的部分配方,出来湖南“凤凰方”和“郴州方”之争,为争夺开发此药的利益,两方扯皮掐架到了省上卫生厅也摆不平,一气之下干脆注销了该药,捎带着关掉了郴州蛇伤研究所。这是1982年的事,这被民间用俏皮话形容为“砍了树儿省得老鸹噪”,在今天看来,是件愚不可及的事。

      没了蛇伤研究所,陈远辉本可调到地区搞肿瘤防治,有关方面甚至许诺可以将他老婆王银玲调到郴州。但他痴心蛇研究,他选择调到老婆工作的莽山森林管理局。

      莽山,位于南岭最高峰石坑崆的北坡,珠江北江的发源地,南面即是广东南岭国家森林公园。被誉为蛇类王国。传说此地是大蟒蛇出没之地,故古称蟒山。后来人们嫌不好听,太吓人,将蟒字去掉偏旁,就成莽山。这里是地球同纬度上最大的一块原始森林,也是作家古华当知青插队的地方,也是他创作《芙蓉镇》草稿和写《爬满青藤的木屋》、《相思女子客栈》的原生地方。

      发现3个新蛇种

      1984年10月20日,是国宝莽山烙铁头蛇露出踪迹的时刻。这天凌晨3点,一个被蛇咬成危重的病人送到了担任职工医院医师的陈远辉家。

      毒性之怪异前所未见,病人描述蛇的形态也是前所未见。陈几乎是穷其所能,一个多月才治好其蛇伤。他从此开始追踪疑似当地瑶胞传说中的那种“小青龙”罕蛇。

      这一追就是5年,直到1989年10月中旬,刚刚出差返回莽山的陈远辉听说电站有个职工进山捉到了一窝23条蛇,两条大的足有七八斤重!陈远辉用400元买下这窝“罕蛇”。“小青龙”终于在这一天,由传说正式走入科学研究的。

      这种蛇在南岭主峰一带。南岭最高峰石坑崆海拔1902米,是湘粤两省的界山,山南为属广东省的南岭国家森林公园,山北为湖南省属的莽山国家森林公园。这一带生活着一种近年新发现的、比大熊猫更珍贵的稀有动物—莽山烙铁头蛇(蝰科蝮亚科烙铁头属),被称为“蛇中熊猫”。

      莽山烙铁头蛇被当地瑶民称为“小青龙”,殊为。《吉尼斯世界之最》中记载的毒蛇中,最长的是5.71米,最重的15.44公斤;而“小青龙”的发现,打破了吉尼斯世界纪录,陈远辉多年的走访调查,记载超过这个最高纪录重量的“小青龙”,多次出现。从50年代到80年代,被吃掉甚至用冲锋枪扫射死的大蛇,多达数条。

      “小青龙”据说最重的可长到100多斤。有位林场司机晚上驾车过山时,曾发现一条粗如树干的“罕蛇”横过公,5米宽的面不见蛇的头尾。当地人小青龙,这么大条的小青龙,把司机也吓得够呛。

      陈远辉曾饲养的一条后来被人盗走、据说卖到的小青龙,就重达17斤。那条蛇据说卖了上百万港元,而在国际市场上,这样的罕蛇可以卖到上百万美金。

      “小青龙”是有据可考世界上体型最大的毒蛇,是当之无愧的“世界毒蛇之王”。

      继上世纪80年代发现“小青龙”后,陈远辉又陆续发现另两个新蛇种:“莽山后棱蛇”(无毒小型水栖蛇)和“莽山钝头蛇”(无毒蛇)。我国生物界科研机构为褒陈远辉的杰出贡献,1999年将前者命名为“陈氏后棱蛇”。

      “莽山钝头蛇”呈淡赤红色,以小昆虫等为食。陈远辉在2001年年初的一天过时,发现一只鸡在离他家仅一公里的草丛中,啄出一条手指粗细的怪蛇。他当时很,从鸡口里夺下蛇来,一看竟是从未见过的新蛇种。经过反复论证,比较国内外蛇类资料,确认这是他发现的第三种新蛇种,也就成为中国境内发现的第210种蛇类,也是莽山地区发现的第52种蛇类。

      20余年没一分钱经费

      自从出现“小青龙”被盗后,“蛇博士”陈远辉就将“养蛇场”移到家中女儿的床底—豆蔻年华的闺女,青春年华竟是与毒蛇为伴,难以想象吧?陈远辉家几个大箱子最多时竟同时养了30条“小青龙”。后来经专家组鉴定,陈的人工孵化率达79.31%。

      有次发现得迟,孵化出来的小蛇爬了满屋。长年与蛇同眠,这些年他一家三口都有被“小青龙”袭击的记录,陈远辉先后被毒蛇咬过9次,两次险些送命。

      2000年7月,陈远辉在喂蛇时被一条体型巨大的“小青龙”所伤,他当即炮烙伤口使蛇毒(基本元素为蛇毒蛋白神经毒素)凝固,挤毒敷他的独门蛇药,在几乎要失去的情况下自救成功;2003年8月放生人工孵化的小青龙时被咬,因为是一条几个月的小蛇,有些大意,想拍摄小蛇被放生的DV,忍痛摆弄了十来分钟,毒气开始,才开始救治,昏倒前只来得及交代跟在身边的老婆女儿怎么治,就人事不知了。昏迷两天后救了回来,但伤处组织坏死,不得不截去左手中指一节。

      搞蛇研究至今20余年,“蛇博士”没得过一分钱研究经费。陈远辉靠野外搜寻、从山民手里自费购买、人工喂养繁殖,然后放归山林以壮大其种群。陈贴进去的工资就达三五万元,搞研究穷得要靠吃老婆王银玲工资过日子。因为没有任何资金,多年来和大熊猫同列的国家特危一级的国宝,其研究与工作,竟变成了个人的“业余兴趣爱好”。

      扼制盗捕之风变得很难。究其原因,陈远辉说是因为“小青龙”虽列为国家一级动物,但至今没有列入《野生动物重点名录》(1988年公布,按野生动物保,每十年调整一次,但近20年没有增补),程序上的滞后,导致发生此类盗案,无法依据量刑,最多只能按一般的小偷小摸处理,更不能形成法律的威慑力。

      鉴于陈远辉对生物科学的杰出贡献,郴州市前些年颁发了“郴州市科技进步”给他,金10万元,发到手却被县上某局以“也有贡献”为由,扣分了7万元,发到手的3万元,毕竟是这些年陈远辉个人得到的最大一笔也是首次获得的金。

      因为没有经费,陈远辉发现的第三种新蛇“莽山钝头蛇”,无法推向国际社会。

      本报关注陈远辉发现“小青龙”和另外两种新蛇之喜,也关心他“床底养国宝”的窘境与无奈。他不得不推出多年行医秘制的蛇酒,以帮补家用和科研,在报道多了以后,当地拨款,在莽山国家森林公园大门口修建了一个莽山自然博物馆,陈远辉总算摆脱了床底养国宝的困境。但很快,馆里一条数斤重的小青龙被人撬窗盗走。万幸后来在的压力下,盗蛇者自首送归。

      一直到2008年,国家林业局下拨10万莽山烙铁头研究经费,陈远辉也一直没有收到,中间被“有关部门”截留了。民科就是这么难。

      国家投入“蛇中熊猫”的钱,只要有大熊猫的1/%甚至1/‰,这个的和相关科研,就不会这么。按理说,莽山这些国宝新的研究、存缓续绝,以及蛇药的开发研制,不应是陈远辉个人的事,而是一个国家的事。

      “小青龙”面临种群

      近年莽山旅游开发,莽山烙铁头蛇的盗猎走私,形成一条倒卖走私,这一国宝级流失惊人。湘粤边境分属两省管辖,认识上不统一,工作上不协调,管理上不同步,导致漏洞出现;现状颇为尴尬……

      莽山这边因宣传得早,山民相对有意识,如前不久有游客有游道附近发现了莽山烙铁头蛇,抓起装塑料袋想带走,被看见的当地人即时举报,森林部门即时出动截下国宝放归山林。但毗邻的南岭国家森林公园那边,存在偷抓贩运一条龙。甚至有农民野外蹲守,捕到一条,按每斤数千元起价,往往一条蛇可达他一年总收入的十倍以上。

      到2004年7月,中国蛇类研究泰斗、中科院士赵尔宓给陈远辉打来电话,说莽山烙铁头盗卖一条龙严重,大量国宝流失出国,甚至美国、都人工繁殖出了小蛇。陈才知道国外已经在抢夺小青龙的发现权。

      据陈远辉调查,到目前为止,已有上百条“小青龙”被走私到了国外,国宝“小青龙”面临种群的!陈远辉每年放生人工孵养的“小青龙”数十条,几年来放归大自然上百条,也只是勉强弥补了盗捕的种群损失数量。

      但2008年的冰灾,重创了这个种群。陈估计,小青龙冻死了将近一半。那年春上,记者从广东驾车横越南岭到莽山,南北坡满山都是断头树,原始植被中的大树,七八成都因冰灾折腰。在广东南岭国家森林公园的公边,见到一条5米长,冻得受不了结束冬眠,从地底爬出来南逃却被冻死边的蟒蛇。那年冰灾是如此严重,它没能逃离。直到今年,陈估计通过4年的种群恢复,小青龙也才达到约500条数量。

      尽管采取了许多措施,但国际黑市的需求,使莽山烙铁头蛇的走私价居高不下,日益看涨。一条莽山烙铁头蛇的黑市价几经转手倒卖后竟达数百万元以上,即使是当地的最初捕获者也有4-5位数的收入。如此高的收购价,导致许多铤而走险的偷捕盗猎行动,每年都有莽山烙铁头蛇流失。据了解,有国内某动物园从广州二道蛇贩手中购得数条莽山烙铁头蛇。

      记者采访发现,这是因为湘粤边境分别属两个省管辖,认识上不统一,工作上不协调,管理上不同步,导致出现漏洞;蛇贩可以在边境两侧的人烟罕见之地入山偷捕,然后异地,加上一些蛇场老板的支持,形成了一条倒卖走私。2001年,陈远辉喂养多年的一条重达17斤的“小青龙”,被人从屋后的养蛇池中、撬开防护铁网盗走。后来陈远辉听说这条目前已知体重最大的“青龙蛇王”被买到了,售价高达百万港元。

      仅是陈远辉得到的消息:2004年有12条莽山烙铁头蛇外流到广州,2005年有4—5条外流到广东。2005年8月30日晚,一条重达2.5公斤“小青龙”在湖南莽山自然博物馆的蛇馆被盗……这两年来,许多蛇贩、盗猎人员及蛇类爱好者纷纷把手伸进莽山国家级自然区,有些是内外,有些干脆组织捕蛇队进入区。这些盗猎队来自广东、浙江、广西等外省,当然还有当地的。如2005年五六月期间,在广东南岭森林公园内,就有来华旅游的外国人以游客身份用1万元人民币在当地购得1条莽山烙铁头活蛇,当即用酒浸泡成标本后,顺利带出境。

      四川的动物园和研究机构,都从市场买到了这个。而广东有以搞蛇毒研究名义的单位私下购买,高价倒卖到国外牟利。

      据陈远辉数年调查,莽山镇外的乡镇上,就有人私下收购走私。而且这偷捕贩买一条龙,一直通到了广州、。有条卖野生蛇的小街,有人曾见过有莽山烙铁头当街摆买。

      目前保守估计,此蛇被盗捕盗卖流失了100多条,占种群数量的1/5,形势严峻。

      相关资料

      1994年,《中国生物多样性行动计划》将莽山烙铁头蛇列为一级优先蛇种。

      1996年,国际组织IUCN将莽山烙铁头蛇列入《红色名录》。

      1997年,通过国家调整野生动物重点名录评审,莽山烙铁头蛇列为“极危等级”的两栖动物。

      1998年,《中国濒危动物红皮书》将莽山烙铁头蛇列为极危动物。

      莽山烙铁头蛇目前只在湘粤边界南岭核心区一带有分布,分布面积仅100平方公里左右;数量约500条。

泰州谷歌推广优化公司